PHP新手百例系列教程、代码制作中……
 当前位置:首页 → 好文赏析 → 文章详细内容        


海边拾零[作者:周而正]
  添加时间:[2012-2-16]    所属分类:[边走边看]   浏览人气:[7862]    [评论本文]  [打印本文]

有人说,人的头脑象一盘磁带,录上了新的,旧的就会洗去。我有同感。但是,却有例外的、仅有的一点儿那就是在连云港海边度过的一段日子,已深深地刻在头脑里,岁月长河的涌浪无论如何也不能将这一段记忆冲去。

连云港东面是广阔无垠的大海,太平洋的一部分,叫黄海。黄海水并不黄,为什么这样说,不清楚,大概是很久以前故道黄河从这儿入海,黄土高原上的黄土曾经把海水染黄了的缘故吧。至于它现在是什么颜色,谁也说不清楚,但我有一点可以肯定,那就是它与长天一样颜色。天阴水阴,天晴海晴,天空五彩缤纷,海上光怪陆离,并且以黎明日出和傍晚日落时最为丰富。大海象一个三、四岁的男孩,很少有安静的时候,只是在每天退潮前休息一会儿,其他时间总是在不停地奔腾、涌动。如果刮一点风,小男孩那种急欲在客人面前表现自己的秉性就立刻显露出来。

有一次,我们乘一艘400吨的拖轮去看海军演习。出了海州湾,拖轮便不能自己,象一片树叶,一会儿被抛到十几米高的波峰,危若累卵,一会儿被扔到十几米深的浪谷,四面的水墙好象立刻就要把拖轮埋没,军舰只有当我们同时出现在涌巅的时候才能看见。领队的不敢拿生命开玩笑,只得早早回来。连云港的海边,不象热带的海边,白浪淘着白沙,沙滩上有五光十色的贝壳,到处可以捉到海龟;也不象寒极的海边,白雪皑皑,千里冰封,有企鹅、白熊在逍遥漫步。这儿,既没有引以自豪的尤物,也没有风光旖旎的奇景,一切的一切,平平常常,朴素极了。空中,也有白色的海鸥在飞翔,但是,它们只能捉小鱼,和用很难听的嗓子喊几声;不象高尔基见到的那种海鸥,是专门搏击雷电的。离岸几百米的海里也有巨大的鲨鱼在游弋,夜间可以听到它们的吼声。那种怨艾、深沉的吼声,会使人想起一个快被遗忘了的古老的自然法则:生命起源于海洋。镇东的海边有一块大石头,人们叫它飞来石。传说是孙大圣闹天宫时一棒砸在南天门的石坊上,掉下来的一块基石。风吹日晒和海浪侵蚀,飞来石象一朵大蘑菇。退潮时有一条小路可以上去,在上面看日出是最美不过的了。我在那儿看过三次日出,据此我能辩出一些文人关于日出描写的真伪。连云港外没有一个象样的渔场,渔民们只能在各条水道上打劫作洲际旅游和到水边来生孩子的水族。这就使得这儿的渔民不象电影、小说上所描写的那样高尚、浪漫、豪爽。他们都有古铜色粗糙的皮肤,宽大的手掌和脚掌,很少识字,贫穷落后,给人粗俗的印象。他们与陆上人交往时表现出明显的自卑。

然而,大海的儿女自有大海一样的胸怀,象大海一样辽阔,象大海一样深邃。一次,我独自摇着舢板在海边荡漾,被退潮的涌浪卷向大海,一个曾经被我得罪过的渔家姑娘无条件地救了我。使我至今仍觉得自己浅薄。在海边垂钓,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。春天来了,在海边一块石头上,放下鱼钩,立刻就可以钓到墨鱼、响鱼、鲳鱼和马交鱼。钓墨鱼最简单,用一个小竹篮或小网兜,中间系一块肉或小鱼作诱饵,当见到长满大胡子的墨鱼接近鱼饵时,提起小蓝子就行了,如从井里打水。钓带鱼最有意思,你钓到一条,就意味着钓到了几十条甚至几百条。原来,带鱼在水里行动时总是一条接着一条,遇到紧急情况,就咬住前面伙伴的尾巴,死不松口。同生死,共患难,没有一个当逃兵的,这种共赴国难的壮烈场面真使人感动。遗憾的是,我只是见过这种殉难的场面,而没有亲自钓到过一次。

连云港镇倚山濒海建在半山腰,完全日本式的结构,小巧玲珑。火柴盒样的庭院中总有一株永不开花的樱树,我曾恨恨地假设,这是连云港的土壤拒不接纳入侵者的缘故!镇上的人们出门不是弓着腰,就是挺着肚皮。每年端午节前后,小镇上的人们爱戴白兰花,男的别在上衣袋上,女的插在鬓角,小镇的每条小巷都漂浮着馥郁的清香。买一条鱼,总是系着鱼尾,让鱼嘴在地上拖着提回家。水产店卖鱼尤如卖猪肉,一块一块割下来称着卖。鱼大得象水牛。镇下就是港口。在孙中山的《建国二十条大纲》中,建设连云港就算一条。可是60年过去了,这儿只有一个140年前荷兰人修的泊位。日本人为了掠夺的方便,于40年代修了一个,投降的时候又炸了。周恩来1974年说,三年改变港口面貌。邓小平主持工作,这儿立刻摆开了战场,各路大军云集连云港,60多个深水泊位同时开工。站在东西连岛山上俯瞰港口,琴键般的泊位从连云港镇一直摆到墟沟(30公里),象一架巨大的钢琴,正在鸣奏着一支最新的时代交响乐!

镇后是巍巍的云台山。山上长满了郁郁葱葱的苍松翠柏。沿山脊向西不远就是花果山,孙悟空的家乡。现在能见到的水帘洞很小,大约十三四平方米,洞口上端有两三支水滴,冬春两季没有水。周围的树林里没有一只猴子,大概都随孙悟空去西天皈依佛法了。在这儿,人们不得不对吴承恩的丰富想象力五体投地。云台山东面在海边齐齐截断,西面在新浦齐齐截断,地理上一点缓冲的痕迹也没有,非常奇怪。于是,一个没有被吴承恩收集到的故事在人们中间广泛流传着:很久很久以前,云台山一头连着龙宫,一头通向天堂,天上、地下、海里是可以自由往来的。后来,孙悟空要称霸,闹了龙宫闹天宫,混战中打断了云台山的脊梁,东面断了下海的道,西边绝了上天的路,只剩下了大圣的故居棗花果山。

这该死的猴头!

在以后的许多个梦中,我见到,那条通向天堂的路已经在修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