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P新手百例系列教程、代码制作中……
 当前位置:首页 → 好文赏析 → 文章详细内容        


敢于翻脸的伟人
  添加时间:[2016-9-22]    所属分类:[国学研读]   浏览人气:[1651]    [评论本文]  [打印本文]

本文摘自《梁衡红色经典散文选》 梁衡 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

我一直认为,从性格方面研究伟人的成功,是人才学和政治学的内容之一。

伟人成事,个人意志第一,决不受情的束缚。这是其大别于常人之处。能翻天覆地,必先要能翻过个人情面这一页。常人受常理、常情的束缚,往往过于自律、自责,作茧自缚。伟人则不顾常理,不管常情,在别人无法理解、茫然、犯傻、妥协的瞬间,就一掌打下,一招制胜。简言之,敢于翻脸,而毫无自愧。不自愧则不自责;不自责则无内伤,永是强人。常人则常自责、自律、自伤。心愈软,而自伤愈重。有时虽有理在手也不敢翻脸,循规蹈矩,坐失良机,或在自责中自伤元气。敢翻脸要有霸气,这几乎是天生的因素,学是学不来的。

毛泽东是大伟人,一生成大事无数,也翻脸无数。需要指出的是,毛的翻脸多是为大事,是为不同政见而翻,而且许多时候他也是对的。如井冈山时期,毛与当时的“左”倾中央翻脸,拒绝调回上海,而坚持农村斗争,中国革命终于胜利。解放初与斯大林翻脸,坚持民族独立、国家主权完整,使中国免陷于东欧国家的尴尬之境。1947年转战陕北时,代号为“昆仑纵队”的党中央已被敌团团围住,为毛的安全,任弼时劝毛过黄河,毛不听。任急了,就以纵队司令身份下令过河。毛翻脸说:“你是司令,我是主席,从现在起,我撤了你这个司令。”没办法,最后还是听毛的。党中央和毛主席坚持留在陕北拖住了胡宗南,实现了解放战争的胜利大转折。在处理国际关系上毛也敢于翻脸。新中国刚成立时中国实行“一边倒”的外交政策,在许多地方仰仗苏联,尊之为“老大哥”。苏就乘机要挟中国。1958年7月赫鲁晓夫访华提出与中国建联合舰队,在中国沿海建海军基地,毛当即翻脸,大声说:我们还有没有主权?你们是不是想把我们的沿海地区都拿过去?我不想再听这些!赫回国后立即撤走原子弹专家,毛就说我们自己干。1964年10月16日,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,毛风趣地说:“应该给赫鲁晓夫发一个一吨重的大勋章。”

伟人一怒天地翻。一个人手中有权并不难,难的是敢不敢在关键时刻,用手中的权去决策,不失时机地去成大事。你看历史上有多少像宋徽宗赵佶、蜀主刘禅那样的权重情懦的无为之君。许多时候决策的实现常常是情感的较量。朱可夫在回忆苏联卫国战争的胜利原因时说,斯大林的性格因素是其中之一。新中国成立初党内高干有腐败苗头,毛泽东说:“治国就是治吏,礼义廉耻,国之四维,四维不张,国将不国。如果臣下一个个都寡廉鲜耻,贪污无度,胡作非为,而国家还没有办法治理他们,那么天下一定大乱,老百姓一定当李自成。”乱世用重典,防患于未然。他敢于翻脸,惩治刘青山、张子善,换来了干部队伍一个较长时期的清廉。

所谓个性就是与人不同之性,这往往是优点也是缺点,成也个性,败也个性。毛泽东敢于翻脸的个性背后是他的斗争哲学。他曾说过:“与天奋斗其乐无穷,与地奋斗其乐无穷,与人奋斗其乐无穷。”他一生都在战斗,只要他想干的事就一定要实现,谁也别想阻拦。这也铸成了一些错事、憾事。

在延安时,毛与江青恋爱,并要结婚。延安高层几乎一致反对,远在江南的项英也发来长电反对。大家主要觉得江在上海的一段历史不清,表现也不好。毛就翻脸,大发脾气,并拍了桌子。结果政治局也拿他没有办法。与江的结合确实影响了他晚年的威信和国家的政局。

潘汉年是党内做地下工作的大功臣,不知为党提供了多少重要情报,团结了多少上层文化人士,出生入死,忠心耿耿。但有一件事欠妥,他做地下工作时,未经请示,见过一次汪精卫,但并未办什么错事。“高饶事件”时,他心里不安,向老上级陈毅汇报,陈说,没什么了不起,从没有人怀疑过你对党的忠诚。并自告奋勇地去为他向毛泽东求情。没想到毛立即翻脸批示逮捕,一直关押到死在狱中。到毛去世,“文化大革命”结束,潘才平反。

1959年庐山会议本是要纠“左”的。但就是因彭德怀的一封信,毛立即翻脸,把彭历史上的旧账全翻出来,好像彭从没有做过好事,甚至在大会上连骂娘的粗话都喊出来了。最后将彭打成一个反党集团,全国打了右倾分子300多万。毛与彭是同乡,又是从井冈山、长征直到朝鲜战争共事最久的战友,30年患难,一言不合,说翻就翻。虽然当时有各种各样的理由,但一下就翻得这样彻底,确实常人很难做到。而他与彭个人的翻脸,终于变成与党内高干,与忠心追随他多年的干部大翻脸,从此党内鸦雀无声。

1956年,毛公开表示不再当国家主席,要集中精力研究问题,并明确将担子交给刘少奇,然后就离京南下。他回京后,发现刘的想法与他有分歧,就大发脾气。刘主持的会议已经散会,他又把代表追回来。这样不给面子,刘的心情可想而知。而到“文化大革命”,他又亲手写了一张大字报《炮打司令部——我的一张大字报》,与刘公开翻脸,把刘定为“叛徒、内奸、工贼”。刘和毛是很近的同乡,又是在延安时就已确定的接班人。说翻就翻,决不犹豫。“文化大革命”后刘少奇终于被平反。

周恩来是和毛合作时间最长的、须臾无法离开的助手。1956年后,因经济思想有分歧,毛就大会小会批周,甚至借夸奖柯庆施的文章在众人面前奚落周:“你是总理,你能写出这样的文章吗?”逼得周检查、辞职。“文化大革命”后期,他和周都年事已高,重病缠身,一般人已是得过且过了,但在中美建交问题上他听信别人的告状就大怒,指示批周。虽然后来他自我批评,向周解释是小将告状。

毛和党外人士的关系有许多佳话,但也有大翻脸的事。共和国之初,任用了许多社会贤达到重要部门,他们都是治国之才,有识之士。1956、1957年毛多次诚恳征求党外人士意见。比如1957年4月30日他在最高国务会上说,明年我要辞去国家主席。民主人士陈铭枢很认真地拥护这一决定,5月18日他给毛写信说:这是“至美至喜之事”,“顺便提请今后注意几点,一是好大喜功,二是喜怒不能自制,三是轻信汇报,四是过分鄙夷传统”。毛泽东收到信没有表态,半个月后反右开始,7月14日《人民日报》突然发表这封私人信件(庐山会议上,批彭德怀也是将一封表达个人意见的私信突然印发全会),陈被打成右派。而毛与陈曾有很深的交情。陈是湖南老乡,解放前夕是国民党政权的要员,对促成国军起义有很大功劳。一言不合,成为右派。而整个反右派斗争扩大化就是共产党与党外朋友的一次大翻脸,从此人民内部矛盾特别是党与知识界、思想界的矛盾加深。

凡伟人者,总能见人所不见,断人所不断,该翻就翻。毛无疑是20世纪中国首屈一指的伟人,于国家民族有大功,个人的德才也大有过人之处。我们可以举出无数条毛在其他方面的优点,也可以举出上述这些好或坏的翻脸的案例。这里不讨论政见的对错,只讨论性格的短长。虽然我们常歌颂伟人的宽厚、仁慈、高瞻远瞩,等等,但敢斗争、心肠硬、意志坚、主意决,也确是他们品格的另一面。我们既然不能为尊者讳,那就要承认这种翻脸现象确是伟人性格中的一个有机部分,而且也不能一概都说成是坏事。

陈独秀也翻脸,他与胡适有生死之谊,但说翻就翻;孙中山也翻脸,被称为“孙大炮”;斯大林也翻脸,其名字在俄语中是“钢铁”。邓小平也翻脸,香港收回过程中,我一高官,当然也是很有资格的老同志,答记者问时中人圈套,说香港回归后可不驻军,邓立即向新闻界宣布将其撤职。美国总统杜鲁门也翻脸,朝鲜战场上他的司令麦克阿瑟与他意见不合,他就通过媒体公开撤职来羞辱他。古代成大事者也都敢翻脸。历史上秦皇汉武,许多大英雄,当其成事之时没有不翻脸的。所以古书上常有这样的话:“我要借用一下你的人头。”鲜卑族统一北方,建北魏政权,但其文化落后。魏孝文帝下令推行汉字、汉姓。太子不从,谋反,孝文帝杀太子。这一政策得到推行,国力提升。

伟人翻脸可能干错事、坏事,但更多的时候是成就好事、大事。虽然我们总是希望他们不翻脸也能办成事,但你不得不承认,许多时候的成败就在于这突破柔情一点,翻与不翻之间。能一刀断情,扬长而去,这确实是常人难以企及的。这折射出了伟人们坚强的个性,唯我独尊的意志,特立独行的品格。当一个人处“权倾天下”之位都不敢倾翻一脸,如何能翻新天下,成得伟人?这倒反而不正常了。

“无情未必真豪杰”,但从来不敢翻脸的人却算不得真豪杰,绝对成不了大事。历史如此。